没有影音、只能发100篇文,社群媒体Minus为什麽选择这麽做?

 Ben Grosser Ben Grosser

如果你只有 100 次发文机会,你会想在社群媒体上说什麽?

当各家社群媒体都在推出新功能,想方设法延长用户的使用时间时,美国伊利诺大学新媒体艺术教授 Ben Grosser 决定反其道而行,创立名叫 Minus 的社群媒体,追求「less is more」,限制用户的发文次数。

极简版社群媒体,在这里不能按赞、分享转传、追踪

申请帐号後,用户拥有 100 次发文的机会,每发出一篇贴文,平台就会显示用户剩余的发文次数。

与我们熟悉的社群媒体不同,Minus 的介面设计相当简洁,没有过多的色彩,以黑、白、灰为主要色调。贴文只有文字,不会看到其他社群媒体常见的照片、影片、语音讯息等多媒体内容。

作为「极简版社群媒体」,Minus 创办人 Grosser 拿掉所有会让人们沈迷的功能,按赞、分享、追踪等功能在这里都不存在,用户只能「发文」与「留言」,但平台会刻意隐藏贴文的留言数量,也不会显示明确的发文时间,只会以「post a while ago」、「post recently」等粗略时间点描述。虽然用完所有发文额度後用户将无法发文,但还是可以在平台上回覆他人的贴文,与其他人进行交流。

在 Minus 看不到商业势力介入的痕迹,平台不会蒐集用户资料,也不会依照演算来显示贴文顺序,发文时间是贴文排序的唯一标准, 与Facebook、Instagram、Twitter 等社群媒体透过用户按赞、追踪等习性的演算法制定个人化贴文顺序的方法大不相同。

艺术作为批判手段,反思社群媒体的负面影响

现代社群媒体巧妙利用人们的不安全感,塑造必须「被即时满足」的需求。许多人早上一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拿手机点开社群媒体,查看最新讯息,深怕错过任何一丁点的动态,掉进网路成瘾的陷阱。

更严重的是,社群媒体逐渐将「利润」奉为圭臬,推出各种工具,美其名要优化使用者体验、给予创作者更大的自由,实际上则透过这些工具广泛蒐集用户资料,再将这些资料贩售给广告主、微调动态墙的演算法,以成功扩大内部的广告营收。

这种运作方式不仅造成言论极端化的问题,也影响用户的身心健康。日前《华尔街日报》揭露,脸书明知旗下产品 Instagram 的社群演算法对青少年身心健康造成严重的危害,却在公开场合淡化这些负面影响,避而不谈。

创办人 Grosser 观察到上述的问题而创建了 Minsu ,但这款社群软体其实只是「Software for Less」展览的艺术项目,来探讨社群媒体对当代社会的文化影响,Grosser 并没有打算长期经营 Minus。

过去,Grosser 也曾经做过相关艺术项目对社群媒体进行批判。他整理了2004 年到 2019 年脸书创办人祖克柏接受媒体采访的影片,将他提及 more、bigger 等「成长」相关字词的片段剪辑拼接,最後影片长达 47 分钟,但是透过相同的素材剪辑,祖克柏提到「减少」字词的影片却只有短短 60 秒,显现脸书於沈迷於公司规模的增长,忽略用户的权利。

此外,2017 年当脸书利用 AI 分析用户的情绪以方便精准投放广告时,Grosser 推出了 GoRando 工具,用户可以随机选择情绪回覆他人的贴文,让脸书更难判别你的情绪。

返璞归真,回归社群媒体的本质:对话、沟通

大量广告穿插在社群媒体的动态墙,有时滑久了不免会纳闷自己究竟是在看广告还是亲友的贴文。Grosser 打造了社群媒体的「乌托邦」,改写现存社群平台的运作规则,向用户展示若去除一切的广告、政治势力,社群媒体回归到本质——「对话」,将会变成什麽样子?

Grosser 观察 Minus 用户的使用情况,发现大约 143 天用户就会用完所有发文次数,贴文内容大多是诗词、他人话语的引述、问题等,有限的发文次数让用户谨慎思考每次发言的动机与内容,只说重要的话,而不是把机会浪费在煽动情绪、言语霸凌。

「有没有人回覆、与你产生对话是衡量贴文成功的唯一标准,这就是社群媒体出现之前,人与人之间互动的方式。」Grosser 认为,去除掉社群媒体加诸於用户身上的各种「标签」,如按赞数、留言数等,才能让社群媒体发挥「沟通」的作用。Minus 提供一种想像的可能,也藉机呼吁社群巨头不要只顾利润至上,是时候该回头照顾用户的权益了。

本文授权转载自《未来商务》,作者:张品萱,原文标题:只让你发 100 篇贴文!社群媒体 Minus 限制发文次数,为现代社会带来哪些反思?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